冷拔扁钢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冷拔扁钢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我是他的粉丝外一篇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21:33:23 阅读: 来源:冷拔扁钢厂家

在一家公司的会议室里,有一位来应聘娱乐记者的女孩吸引了主考官的目光。

她不漂亮,也不是名校出身,刚刚毕业,没有相关工作经验,但所有电脑基础技能都很娴熟,懂视频基础制作、摄影,文笔也相当不错。让她在半小时内写一篇稿子出来,她迅速交卷且像模像样,和那些工作几年的娱记相比也不遑多让。应对更是得体,落落大方也就意味着,她的上级完全不用再给她做基础补课。

主考官忍不住夸奖了她几句,然后好奇地问她: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学生,为什么你懂得这么多?是不是以前有过类似的从业经历?

她连忙摇头,说我真的没做过这个行业,我只是曾是的粉丝团团长。

哦?

是一个知名的国外明星,来中国的次数屈指可数。主考官问她:这样一个相距遥远、高高在上的人,你爱他什么?

她的眼睛亮闪闪的:什么都爱。每次想到他,我的心情就会很好。看来是真的喜欢。那你学会这些东西跟你做他的粉丝团团长有什么关系呢?当然有关系。她掰着手指头如数家珍,他偶尔来一次中国,我怎么能不去看他?所以我用所有课余时间打工,给别人做业务表格,做电话推销,攒钱买了一台单反相机和一台轻DV。然后我开始学摄影,就为了把他拍得更漂亮。还有视频拍摄和制作,剪辑关于他的花絮、短片,供粉丝团分享。

我写的所有关于他的文章,会有很多和我一样喜欢他的人来看,我觉得特别有成就感新闻稿当然简单多了,这四年时间我看了不知道多少关于他的新闻,光是看,也能背下来那些句式和套路了。

你见过他几次?她想了想:四次。只有四次?主考官忍不住问,喜欢四年,只见了四次,还可以维系这样的爱和付出吗?

没关系啊,和我一样喜欢他的人有很多,大家经常见面聊天,唱歌喝茶。作为粉丝团团长,我还要经常组织一些国内粉丝的大型聚会,比如他过生日的那一天,给他买一个生日蛋糕,虽然他不在,我们也特别开心,照唱生日歌,照吹蜡烛,费用每个人AA制,很有意思的。

就没有过麻烦吗?

怎么没有,比如粉丝团里的账目都是我们几个负责人来管,当然会有质疑声,也会有想要取而代之的。跟《金枝欲孽》里演的一样,斗来斗去,可累了。她撇撇嘴,所以后来我想通了,不做了。

一个庞大的粉丝团内的人事关系,其实并不亚于一家小型企业,可能还更复杂。想要被更多的人甚至偶像关注,需要维系朋友关系,也许还有敌人必须把自己锻炼得更加优秀,甚至十项全能。

她得体的应对、不错的能力,无不来源于此。

那你现在还喜欢他吗?面试要结束的时候,主考官问了最后一个问题。还喜欢吧,只是没那么喜欢了。她笑起来,我也有自己的生活啊。她成功通过了面试。没有理由不接纳这样一个聪明的女孩。懂得学习,懂得吸纳,懂得勤奋,懂得爱,也懂得放弃。

海知道,我知道在圣托里尼岛与一位摄影师结为好友。聊天中,他说他偶尔也会为一些新婚夫妻在伊亚拍摄婚纱照,拍摄过程中他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。

每个人都想要拍蓝天、大海、教堂的十字尖顶,以及号称世界上最美的日落。我对他们说,再走下去一点,会有很漂亮的巷子和小花,却很少有人愿意去拍。

为什么?

因为光线合适的时段就只有那么几小时,墙面和小花到处都可以见到,但是不抓紧时间把自己拍进蓝天大海和圣岛独有的风景里,又怎么能向其他人证明自己曾经来过希腊呢?

在沙巴潜水时,一位潜水教练很难过地说,昨天他发现一片正在死去的珊瑚礁。我问他珊瑚为什么会死去,他说因为珊瑚很脆弱,只要采下一小块,很可能一大片珊瑚就都会死去。但是即使再三劝诫或警告,仍然还是会有少数游客忍不住动手去触碰那些珊瑚。

每一个人都觉得,只有抚摸或获得那些珊瑚,才会有我来过,我看到过的满足感。

彼时我们坐在岸边看日落,他随手在沙滩上写下I am here.然后我们一起看着这行字被海浪吞没,沙滩重新恢复平坦。他抬起头来看我:这样不就很好吗?我不需要做任何事证明自己曾经在这里,海知道,就够了。

读过关于一对夫妻的报道,妻子因为一场事故成为植物人,丈夫不离不弃照料她二十年。包括记者在内的很多人都有些不解。二十年如一日地做同样的事情,辛苦而乏味,没有夫妻生活,更重要的是,对方是一无所知的。

记者忍不住问那位两鬓斑白的丈夫:是什么力量支撑你做这件无人知道的事情?

丈夫却很惊讶:怎么会没人知道?谁?谁知道?我知道啊。他指指自己的心口,难道这还不够吗?

我听过很多类似的话:我要让知道我要让他们知道我要让全世界知道

然而,却都没有这样一句海知道和我知道来得令人动容。

襄樊定做西服

虎林工作服订制

日照订制职业装

鞍山定做工作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