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拔扁钢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冷拔扁钢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东方之星客轮船工中途下船逃过一劫物流

发布时间:2019-11-29 12:35:01 阅读: 来源:冷拔扁钢厂家

“东方之星”客轮船工中途下船逃过一劫

昨天,张辉在岳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救治。新华社发当幸存者张辉爬上岸,他已经漂游了10个小时。这名43岁的旅行社工作人员从天黑漂游到天亮,从监利到岳阳,成为在长江沉没的“东方之星”游轮上最早获救的12人之一。而船上仍然有数百人没有被找到。速沉发现船倾不到10分钟船就翻了5月28日,重庆东方轮船公司的游轮“东方之星”号从南京启程,计划沿长江逆流而上,6月7日抵达重庆。其中张辉是旅行社方面的负责人。根据每两秒发出的航线记录显示,“东方之星”最后一次发出信号的时间是6月1日21时28分49秒。21时,距离沉船时间不到30分钟,一些老人已经休息了,旅行社负责人张辉正在统计游客第二天的游览安排,外面突然风雨大作,电闪雷鸣。“雨大都打在船的右侧,很多房间都已经进水了,就算把窗户关上也有水渗进来。”张辉回忆道。21时20分,距离沉船不到10分钟,不少房间进水的游客忙着把打湿的被子和电视机搬到大厅,张辉也从二楼右侧的办公室走回左侧的卧室。这时,他发现船倾斜了。“倾斜度很大,有45度。一些小的瓶子已经开始滚落,我捡起来,它们又滚落了。”他说。张辉觉得不对劲了,跟同事说:“好像碰上大麻烦了。”话刚说完,突然船翻了,“只用了不到一分钟。”他说。求生雨点如雹十几米游了一个半小时张辉和同事各抓起一件救生衣,抓到时窗户就到了他头顶的位置。两人抓住一切可以抓的东西向上爬,等到爬出窗户,水已经到他们的脖子了。“当时天很黑,船在继续翻,很危险。”张辉不会游泳,也来不及穿上救生衣,只好抓着救生衣一路漂下去。最初的时候,他看到四周有十几二十个人和他一样漂在水面,还有人在呼救。5分钟后,他还能听到三四名求救者的声音,半小时后,就什么也听不见了。张辉在漂浮时经历了四次大风浪。“雨打在脸上,像冰雹一样疼。”他说。“一浪接一浪地把我淹没,我就闭住呼吸,但还是喝了很多水。”他把救生衣系到自己的皮带上,尽量靠近一侧游,希望有机会遇上船或港口。漂游中他遇上了一条船,但在大风雨中,不知是他的呼救没被听到,还是船上的人没看到他,他和获救的机会擦肩而过。水里很冷,张辉不敢睡去。天快亮时,他看到了岸。十几米的距离,他划了一个半小时。摸到岸边,他已没有力气站起来了。获救“我还活着”给妻儿报平安的第一句话张辉休息了一下,朝着有建筑物的方向走,到了君山一个码头,随后被送进了医院。获救后,他给家里打电话,第一句话就是“我还活着”。他的妻子和15岁的儿子听说了翻船的事,本以为他凶多吉少,接到电话后泣不成声。隶属长江海事局的岳阳海事局政委汪阳生表示,做了10多年的救援工作,这样的情况还很少遇到。“一条船突然在很短时间内失联,连求救信号都来不及发出,实在太快了。”他说。长江海事局海上险情历史数据报告表显示,6月1日22时10分,指挥中心接到一个船员来电,该船因暴风雨抛锚时看到两个人沿江往下漂,一个穿着救生衣一个抱救生圈,因风雨太大无法施救,特报警。后来,这两个人被海巡船救起,告知“东方之星”沉没。目前有150多艘船和3000多人参与救援。然而,更多的家属仍在等待。在网上看到被救人员包括两名大副后,胡晓鹏发了一条微博:“同是大副,我姑爷(姑父)怎么没被救出来。”胡晓鹏53岁的姑父刘先禄仍生死未卜。胡晓鹏的姑父生活在重庆万州,在船上工作已经20多年。姑妈没有工作,姑父是家里的顶梁柱,也是主要收入来源。胡晓鹏的姑妈和在成都工作的哥哥正从成都赶回万州,预计2日下午抵达。“天灾人祸,心里好难过,生命太脆弱了。”他说,“很难想象这件事会发生在我身边,希望他赶快被救上来。”此外,搜救漂到船外的人员也很难。目前不少获救者都是在距离沉船地点10多公里的一个回水处被发现的。在那里,人们还打捞起一具遇难者遗体。汪阳生告诉记者,目前救援存在困难。一是天气不好,雨时断时续;另外是切割船体时要顾及里面被困人员的安全。张辉说:“船舱内每个屋子里醒目的位置都有救生衣,游轮也是敞开式的,如果翻沉不是这么快,应该会有更多人获救。”说到这里时,张辉泪流不止。悲剧已经发生,不过人们仍期待奇迹。侥幸中途下船船工逃过一劫当听到“东方之星”失事的消息时,43岁的刘宜清愣了几分钟,他久久不愿相信这种灾难会发生在他已工作20年的客船上。

重庆到昆明大件货运

北京轿车托运

拉萨托运越野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