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拔扁钢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冷拔扁钢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反腐风暴下煤都柳林兴衰名医汇

发布时间:2019-10-08 15:15:54 阅读: 来源:冷拔扁钢厂家

反腐风暴下 “煤都”柳林兴衰

11月12日,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,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县委书记王宁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。因盛产煤矿,柳林也被称为“煤都”。在反腐风暴下,“煤都”也未能幸免。近日,廉政瞭望记者走进柳林,一窥“煤都”近年来的变化。

老高是柳林县的出租车司机,尽管十分健谈,但浓重的山西口音让外地的听者颇为吃力。老高说自己平时爱看新闻,知道近段时间山西有多名高官落马,他的家乡吕梁更是此轮反腐的重灾区。但他并不能将落马高官的名字与其职务对应上。当从记者口中得知,聂春玉、杜善学曾在过去10年先后担任吕梁市委书记时,老高表现得颇为惊讶。

和聂春玉、杜善学的名字一样,距离老高生活十分遥远的,还有众多煤老板的奢华生活。老高与因“七千万嫁女”名噪一时的“柳林首富”邢利斌是老乡,两人村子只隔几十里。老高说,自己跑车,就为了给上大学的女儿攒学费,争取以后帮女儿交购房首付款。“挖煤发财的就那么几个人,大多数人生活并不宽裕。”

比起聂春玉、杜善学乃至邢利斌等人的命运,老高更关心自己的生意。他抱怨说:“前几年煤价高,来柳林买煤的外地人很多。我的出租车,一天能收入七八百。今年行情差,收入降到两三百。”

亦富亦贫的柳林

近几年,位于山西吕梁的县城柳林,一次次站在聚光灯下。“七千万嫁女”,婚礼晚会阵容堪比春晚等消息,让外界见识了柳林煤老板的财力与人脉。今年的反腐风暴中,多家媒体报道都指出,聂春玉、杜善学等人能跻身山西省委常委,很大程度缘于他们与柳林煤老板的结盟。柳林煤老板豪掷数千万,为聂、杜的仕途铺路。

任何一个走进柳林的人,都能感受到这里的不同凡响。县城的物价水平,早已远超吕梁市政府所在的离石区,甚至某些方面比省城太原还高。居高不下的物价,还为柳林赢得了“小北京”的称呼。

出租车司机告诉廉政瞭望记者,柳林的出租车,打表起步价是5元。但在煤炭行情好的那些年,没有司机会打表。只要打的,上车就是10元。

还有气派的五星级酒店,也令其它县城望尘莫及。柳林当地人士介绍,前些年省里“大官”来吕梁视察,很多都不住吕梁市区的酒店,而是驱车几十公里来柳林下榻。吕梁市区最好的吕梁国际大酒店,比起柳林县城的五星级酒店都差了一截。

不过,深入柳林市井,又会感觉到贫穷并未远离。从县城中心广场走上几分钟,就能看见成片的平房。县城主干道之外的道路,颠簸不平,尘土飞扬。富丽堂皇的五星级酒店内,穿着深色西装的员工,嘴里说着标准的普通话。可就在玻璃幕墙外,裹着头巾、拉着板车的农妇又在用纯正的当地方言叫卖大枣。

“柳林有钱人只是少部分。”一名柳林的退休干部告诉记者,过去10年号称中国煤炭产业的“黄金十年”。飙升的煤价,让柳林的煤老板一夜暴富。但是绝大多数柳林人,并没有分享到太多红利。

这名人士感慨到:“在我眼中,‘黄金十年’或许正是‘失去的十年’。过去10年从地里挖出来的财富,超过了以前几百年。未来几十年,也很难出现这种井喷行情。可惜的是,财富的积累,没有推动当地产业转型,只是让外界知晓了煤老板炫富的名声,或是帮助聂春玉、杜善学之流飞黄腾达。这里依旧是靠煤吃饭。赶上近两年煤价下跌,整座城市的经济瞬间跌入低谷。失去的机遇,还会再来吗?”

另一名柳林当地人士告诉记者,如今外界一提起柳林,就说什么官商勾结,煤老板炫富。其实,这些事离柳林普通百姓很远,顶多就是茶余饭后的谈资。真正令柳林人揪心的,是萧条的经济。

另类煤老板邢利斌

提到柳林的煤老板乃至煤炭产业,就不能不说号称“柳林首富”的邢利斌。一名当地人告诉记者,邢利斌大概能算柳林名气最大的煤老板,但不确定是不是首富。

柳林当地一直有“四大家族”的说法,是指4名实力雄厚的煤老板。邢利斌与其他3人并列其中。

毋庸讳言,煤老板留给外界的观感不算太好。甚至柳林人也有许多调侃当地煤老板的段子,比方说哪个煤老板以前混黑道,以打架勇猛出名;哪个煤老板出奇地吝啬;哪个煤老板包养情妇最多……但对于邢利斌,各种负面信息很少。时至今日,仍有不少人称赞邢利斌耿直。

一名与邢利斌有过交集的人士告诉记者:“邢利斌去攀附高官时是什么样我没见过,但他和周围人相处时很低调,甚至是谦逊。邢利斌行贿时有多慷慨我也不清楚,但我知道他平时就舍得花钱。”

这名人士介绍,邢利斌是山西大学本科生,在普遍文化程度不高的煤老板中算是异类。他对周围人彬彬有礼,比如在饭局上,邢利斌会十分认真地听每个人发表意见,还不时点头附和。“其实。桌上十几个人,就数他最有实力。”邢利斌舍得花钱,在柳林出了名。他买下的煤矿,给周围村民的补偿金,往往是最高的。甚至有村民一听说邢利斌要来村里开煤矿,就笑逐颜开。

一名柳林当地人士还介绍说,那些从前的副县长、局长、副局长,辞职或退休后,又到邢利斌的联盛集团担任管理职务的,起码有20多人。甚至有几人退休后,还带着儿子一起投奔邢利斌。“这也能反映邢利斌的个性。”这名人士说,凡是帮助过邢利斌的人,他都会回报。

如今关于邢利斌的传言很多,有说他长袖善舞,通吃政商两界,还和演艺界的明星交情匪浅;有说他出钱出力,帮助聂春玉、杜善学谋得省委常委高位……传言真假难辨,但有一点可以确认,邢利斌本人在今年3月已失去人身自由。他被带走后,联盛集团财务部还有多人被协助调查。此外,曾经风光无限的企业,已申请破产。

邢利斌被抓之后,企业由其子邢健接掌。记者多次拨打邢健手机,却无人接听。

一名当初与邢利斌有过交情,如今也身价上亿的人士告诉记者,关于邢利斌,外界有很多误读。“先说他的发家经历,就是饱受质疑的兴无煤矿。”这名人士说,买兴无煤矿前,邢利斌在其它生意上赔了个精光。买矿的过程中,是否有什么猫腻,外界不得而知。“但在当时,买兴无煤矿就是一场豪赌。谁能知道,买下煤矿不久,煤价就能翻倍?”

另外,关于邢利斌发达后如何神通广大的传言,在这名人士眼中,也有些吹嘘的成分。“商人面对政府,始终是弱势的。尽管邢利斌结交了那么多高官,可见了县委书记也得规规矩矩。”

在柳林采访期间,记者从多人口中听说,在两年前的一次全县经济工作会议上,身为联盛集团“一把手”的邢利斌没有出席。县委领导在会上当众发火:“企业再大也是企业,政府再小也是政府。开会都不来,那以后出了什么事,不要来找政府。”

按照时间推算,此时的邢利斌,正与聂春玉、杜善学等人打得火热。可县委领导发了火,他照样得认错赔礼。

难现“煤都”昔日荣光

煤价的下跌,已让“煤都”柳林告别了昔日的好时光。如今柳林街上,上百万的豪车越来越少。当地人介绍,反腐风暴下,许多人不敢招摇,低迷的经济,也让许多煤老板入不敷出。

比之官商勾结的黑幕,柳林人还有更关心的话题。在采访过程中,总有柳林的人找到记者,希望记者写一写煤矿拖欠工资和高利贷崩盘的事。在他们看来,这两件事才与自己生活息息相关。

一名在柳林一家大型煤矿从事管理工作的员工告诉记者,虽已时至深秋,但自己所在的煤矿,今年仅给矿工发了3个月的工资。而自己所在的煤矿,在煤价低迷的现在,日子还算过得去。好多煤矿,几个月都没发工资。

更令柳林人郁闷的是高利贷骗局崩盘。一名当地退休干部介绍,趁着煤炭产业“黄金十年”累积的财富,大多数都让高利贷吸走了。高利贷的鼎盛时期,正是山西煤改大功告成之时。

山西煤改之后,众多中小煤矿被兼并到大企业。柳林的煤老板,大部分都退出煤炭产业。为了让这些中小煤老板退出,政府和银行也拿出了大笔现金。手揣大额现金的前煤老板们,大多把钱投给了投资公司。

柳林有一个号称“王行长”的退休妇女,以高额回报作诱饵,短时间内吸收数十亿元资金。如今,“王行长”已被警方控制,她旗下的资产却不够抵债。

在柳林,高利贷崩盘波及很多人。从公务员到企业主,损失少的数万元,多的上千万。

一名当地企业主向记者抱怨:“煤改后有人拿着钱去挥霍,到北京买别墅。我却把钱交给投资公司,最后打了水漂。”

高利贷崩盘给柳林经济致命一击。接下来的煤价下跌,又消耗掉柳林经济复苏的动力。重振煤都昔日的荣光,难上加难。

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邢利斌的垮掉,有其经济上的必然性。就算他不被抓,企业也撑不下去。”一名当地人士说。

当然,“煤都”昔日的盛况,还是能从诸多细节上窥到。一名知情者向记者提供了一份高利贷被骗者的联系方式。记者一看,全是各种“霸气十足”的手机号码。尾号里4个“6”、4个“8”的比比皆是。

朋友解释说,这些人大多是小老板。但柳林的习惯,稍微有点钱,就一定要买好车,换一个好的手机号。

武汉男性夏天做包皮手术好不好啊?https://mip.mingyihui.net/article_26851.html

有什么治疗白癜风的好办法http://www.mingyihui.net/article_56373.html

人流手术的禁忌情况有哪些?http://www.mingyihui.net/article_49823.html